但是他忘了一件事情。
    洛弗尔的父亲是议员。
    更何况自己是个地位能跟黑人相比较的亚洲人。
    自然是得不到重视。
    穆拾又被洛弗尔带了回去,他堪称他们只是关系要好的朋友罢了,偶尔之间有些过分的打打闹闹,兴许会引起对方的不满。
    这样,很正常。
    警员也没管太多,反正没有人会在意一个亚洲人的死活还有处境。
    穆拾的第一次出逃,得到了惨烈的反馈。
    洛弗尔知道穆拾这些日子的乖顺都是假装的,倒也没意外。
    穆拾和他的纠缠不止如此,这几年,自己上大学的日子,都还没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都是和洛弗尔一起度过的。
    洛弗尔的父亲死于枪击,是一名恐怖分子做的,后面细查,才知道是曾经他交往过得一名白人男子。
    因为洛弗尔的绝情与不负责任,惹得白人男子的爱变得扭曲,一冲动便杀了他。
    后面洛弗尔父亲的事情和传闻被闹的人尽皆知,也被撤除了议员的身份。
    洛弗尔也受到了影响,他的工作不能照常进行,被强行辞退,只能失业了一段时间。
    因为这件事情,穆拾得此机会,逃离洛弗尔的掌控,去往了洛杉矶,他在那里的小医院进行工作,当了名医生。
    生活好像又恢复回了正规的样子。
    作者有话说:
    键盘干冒烟了,真完结了,写不动了,呜呜。
    第120章 番外
    洛弗尔是穆拾在外国第一个交到的朋友,在国外他作为一个华侨人,似乎怎么样都融不入洋人的圈子里,那些人金发碧眼,堪比雪的白皮肤,而自己的黄色皮肤,黑色瞳孔,每每在与他们对视的时候,显得格格不入。
    那种不是出于骨子里的懦弱,而是一种冷漠疏离感,事不关己。
    他扣上自己的衣袖,坐在操场的坐台上,看着底下的外国青年,在下面发挥着自己的种族优势,打足球。
    洛弗尔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一起打足球吗?我带你玩玩。”
    “不了,我看看就好了。”穆拾表示拒绝,也没抬头看他一眼,旁边一直是空的,如今做了个人,还真是有点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