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明远不信,他只信自己。
    余明远将室内的灯都打开,屋内明亮的有些晃眼。
    电视机里播放着春晚,他却有些无聊的抱着手机打游戏。
    今年过年又是他一个人。
    他晚上喝了些啤酒,有些头疼,推了很多人的邀约。
    打了几把游戏后,将手机仍在一边,开始犯困。
    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后,不知过了多久,客厅的吊灯突然熄灭。
    江珄悄无声息的出现,看着睡着的人有些无奈。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总是喜欢躺在沙发睡觉。
    江珄脚步很轻的靠近,弯腰将人抱起来,抱回卧室的床上。
    余明远被吵醒,却没睁眼,只是将人抱紧,问道:“回来了?”
    “嗯。”江珄揉揉他头顶的软发,轻声应着。
    “还走吗?”
    这次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江珄的回应,余明远只好更加用力抱紧了他。
    零点的时候,江珄在余明远的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远哥,新年快乐!”
    余明远想要回应,只是抱着的人的感知逐渐消失,什么都没有了。
    他梗着一口气在嗓子眼,不上不下。
    屋内依旧只剩下他一个人。
    一滴泪从余明远紧闭的双眼中滴落,砸在枕头上。
    他拉紧手中的被子将自己整个人埋在其中,不多时,整个被子都颤动起来,带着压抑情绪的呜咽。
    余明远想告诉他,他并不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