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念白所为,并非全然没有作用。
    余宁逃离生长的家园,她已是万人嫌恶的妖女,躲躲藏藏,餐风宿露,穿梭在黑市中,和魔修、妖兽打交道。
    心魔未成熟,被简念白大伤,型态几乎溃散,反噬着她的经脉,余宁无法,只能放弃修炼《混沌诀》,心魔随着时间逐渐消散。
    不被恶念控制,余宁才反思起修炼《混沌诀》这段日子,若非有简念白,她险些走火入魔,堕为魔修。
    余宁只愿做正派修士。
    《混沌诀》不练了,她想提升修为,只能依靠丹药灵石堆砌。
    她找到张顾,求他为自己炼製凝婴丹。
    此后,迎接她的便是一条漫长的,走向死亡的路途。
    简念白在她暗杀姚桃不成,遮遮掩掩挡着毁容的面颊时,冷静而失望的看着她。
    他修习无情剑道,对生离死别,毫无所感,不会心痛,也不会不忍,对万物一视同仁。
    他是个温柔的人。
    但他的温柔,从不包含一丝自我。
    余宁恨他的温柔。
    可同时,又深陷其中,无可自拔。
    -
    简念白受了重伤,笑容仍是那样柔情似水。
    他高冷,不近人情,但同她说话时,常常笑。
    尤其在她难过的时候。
    他好像知道,自己的笑容会让她心软。
    余宁后悔下山了,她只想离开姚桃和青城子,没有想害到简念白。
    她只误会师兄违背他们的约定,没想过他从未忘怀。
    那前世呢?她让简念白吃闭门羹的每一次,他是不是就默默站在门外,期待把约定履行的那一天?
    但还没完成约定,她就自甘堕落了。
    悲从中来,她抱着铁栏杆大哭,哭得肝肠寸断。
    简念白在一旁听的心慌意乱,挣动铁鍊,身体很痛,但他恍若未觉。他不知如何安慰,只能一直重复着“不哭?不哭?”
    “怎么哭了?很痛吗?师兄储物袋里有伤药,拿得到吗?”
    “师兄是大笨蛋!”余宁怒捶铁栏杆。
    她气啊,气死了。
    气她自己怎么这么固执,怎么这么蠢。
    他分明?从未抛弃她。
    他失望的一直是那个堕落的余宁,那个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余宁。
    不是她的修为,不是她的容貌。
    在她毁容面目全非时,他仍然直视她的眼睛,目光炯炯,如同他的尘染剑,高洁璀璨,能看透人心中的丑恶。
    彷彿她所有报復的恶念,在他面前都是一阵风,穿堂而过,幼稚的不留痕迹。
    余宁默默哭了好一会。
    擦乾眼泪,给简念白连施了好几个净尘诀,把他洗的乾乾净净,一尘不染。
    又拿他储物袋里的丹丸伤药一股脑的用在他身上。
    做完一切。
    她蹲在一旁,不理他。
    简念白感受到她的倦怠,轻声道“余宁?师妹?”
    “嗯?”
    她把那颗该死的玉蛟珠攥在手心。
    简念白笑的很轻“师妹喜欢什么首饰?要不要炼成灵器?若是有命出去,师兄给你做。青山派没有了,师妹想去哪落定?还是要云游四方?都好,师兄都陪你。”
    余宁还在难受,闷闷地道“我不要首饰,也不要灵器。”
    “那师妹想要什么?”
    “要完完整整的。”
    “一整颗玉蛟珠?”
    “嗯。”
    还有他,完完整整的他。
    简念白摇摇晃晃的笑着,好似再也撑不住了,声音渐弱“师妹的喜好?真难懂?”
    他昏过去了。
    余宁越过铁栏杆去勾他的衣袖,倦意渐浓,少顷也阖上双眼。
    -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刹莲美艳的脸大剌剌的在她面前,笑靥如花。
    “呦~”她狡黠的笑着,看她牵出铁栏杆的手“没想到还是对小情人?”
    余宁猛吓一跳,收回手,戒备的看着刹莲“你想做什么?”
    她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说起毫不相干的事。
    “你知道我这双修大法,修的是什么吗?”
    余宁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还是答道“採阳补阴。”
    “没错。”刹莲眯起眼睛“就是採阳补阴。”
    “但也不止採阳补阴,我进行了血祭,透过阴阳重合阵,阴阳相合,夺取修士精元。”
    余宁大有体会,此阵玄奥她已见过几次。
    但她想表达什么?
    便见她随手指向简念白“本宫主修行双修大法多年,内里阴寒,最忌讳的,便是这种纯阳之体。”
    “但若是能顺利採捕,便能修为大涨,功法大成!”她双目睁圆“就差一点,我就差这一点!”
    余宁背嵴发毛。
    “这小子纯阳之体,天生剑心,所以才能修炼无情剑,不畏淫毒,不为情所困,他的体质与我相剋,我奈何不了他。我本来想,这么一个大馅饼就在眼前,看得到吃不到,真是可惜。”
    “可现在有你了。”她反手弹出一道劲风,简念白受击,从昏迷中醒来。
    “唔?”他清醒,看到刹莲,死命的在铁鍊下挣扎“你想做什么!”
    “噗嗤?”
    “小情人还真是心有灵犀。”
    “小处男,本宫主可是忍你很久了,若不是你体内的纯阳之力精纯,早把你个固执的蠢玩意儿剁了喂狗。”
    刹莲行到简念白身边,捏住他的下巴,给他松绑“这样吧,本宫主给你个机会,跟这位小姑娘双修,我就把你的眼睛还你。”
    余宁睁大双眼。
    简念白倒是一点都没有犹豫“你休想!”
    他宁死也不要做这种事!
    “啪!”刹莲抬手给他一巴掌“给脸不要脸,那好,我不能强迫你,难道还不能让你自愿了?”
    囚笼再度落锁。
    蓝色的幽火似乎燃的更旺盛,刹莲放出数隻余宁见过的那种蝴蝶,但又有些不同,牠们赤身雪白,翅膀看上去有些粗糙,像是裹了一层粉末。
    蝴蝶扑扇着飞入监狱,肉眼可见的,简念白丝毫不受影响,而余宁闻到熟悉的气味,淫性大发。
    又是那该死的淫毒!
    刹莲甚至好心的解释一番“此毒是我跟赤蝶合作时得到的,一千人的骨才能炼出这么一隻蝶,可珍贵了,你们要好好用啊!”
    一千人的骨!
    这淫毒竟是修士尸骨做出来的!
    余宁简直要吐了,但她的身体不给她反应的机会,那浓烈的剂量让她头脑昏沉,下身的花穴一汩汩的流水,像失禁一样,忍都忍不住。
    她面颊潮红,乌发汗湿在鬓上,不过片刻她便满身大汗,通天的热气让她难受的呻吟出声,丁香小舌像小狗散暑一样伸出口腔,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刹莲看她这模样,心情大好,睨了简念白一眼,可惜道“小姑娘可真漂亮啊,我都想收做徒弟了,可惜你眼睛没了,欣赏不到。”
    “你对她做了什么!”
    “没什么。”刹莲的笑声消失在空中,她身形一转,鬼魅般的离去了,只馀下两名魔修看守,她吩咐道“等那两人受不住了,就把阵法打开。”
    “是,宫主。”
    阵法?阵法?
    阴阳重合阵?
    刹莲要借她的身,破去简念白的元阳,夺取他的纯阳精气。
    可恶?
    她又害了他??
    余宁四肢绵软的没有力气,花心痒的像有万千蚁虫在爬,水流如涌泉,那魔修刚走出一段距离,她就受不了的扯开下襬,二指插入小穴,疯狂的自渎起来。
    “余宁?余宁!你怎么样!回答我!”
    简念白只听得到空气中的水声,不知她淫秽的在自渎,他得不到回应,心下害怕,抓着栏杆,直勾勾的看着她。
    他看不到她。
    可她清清楚楚。
    囚室就这么小,一杆之隔,简念白清俊的容颜满是关切和焦急,他无比担心自己。
    可越被他盯着,她的快感就更强烈,潮水般的情慾吞没她。
    ———
    怕正文没解释清楚,下面补充一点无情剑法的资讯:
    只有纯阳之体才能修习无情剑,修士修炼越久,感性会逐渐被抽离,年纪越大越无情。
    虽然说是无情,但不是不跟人交流,冷冰冰的那种。跟一般人一样会哭会笑,有情绪波动,只是比较少有起伏。
    师兄外在高岭之花,可本性有点烂好人,不捨得看人受苦,会英勇就义、义愤填膺,也为好友出生入死  。
    他很有母姓光辉(?)余宁小的时候孤苦无依,所以他温柔呵护她,而长大后男女有别,他遵守身体界线。后来的姚桃也是如此,所以两个女孩都被他的温柔属性掳获,却又爱而不得。
    然后姐妹两又互相误解师兄喜欢对方。
    讲难听点,师兄就是个毫无知觉的中央空调,因为缺乏感性,所以无情。
    他最无情的点在于分离时,并不会感到难受,或受情谊所扰,而是能完全客观的评判一个人。
    比如余宁是正道修士时,他愿意哄她,帮助她。
    见到青城子忽视余宁,也为她感到气愤。
    但当余宁修行魔功,无情剑意使人心思纯正,灭妖除魔,他受心神所引,厌恶妖魔,所以对余宁很失望冷漠。
    简言之就是断捨离很轻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