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话:DDLG!!!!!!!(尖叫)
    其实对于先生这种作风比较正统和严谨的人来说,约会的流程无非就那叁样,吃饭,喝酒,上床
    这似乎是他从可以进入社交场合之后一直沿用到今时今日都不曾改变过的流程
    他不喜欢变化着的东西,和没规矩的人
    握不住的人和事会激发他的攻击欲,他有时候会刻意避开那些让他不舒服的东西借此来让时间涤荡他的内心,让他变得更像是这个社会期待的样子,一个温和平静的绅士,而不是一个随时会怒气勃发的暴君
    他举着细长的香槟杯,放到唇边饮了一口,敛眉听着小女儿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很反常的,他不讨厌这样的声音
    他听她说着小时候和同学一起去小河边抓鱼,抓到一篓子像献宝似的拿回家结果被妈妈罚站还不能吃晚饭
    她活力的样子可爱极了,说到让她开心的事情会不由自主的睁大眼睛
    她不会对自己的过去避而不谈,相反的,她非常认同自己的身份,即使现在她可能一餐饭就会吃掉“妈妈”一整年的工资
    但先生看着她的样子,心里猜测,即使是他现在说要剥夺她物质上所享受的一切便利,展眉都不会觉得难以接受,或许她打心底里就不认为自己所得到的一切将来有一天真的可能成为她的
    所以她很淡然的将这些置之度外
    果真如此吗?展眉自己或许都不知道,她对自己的信心从她对先生妥协的那一刻起就产生了裂缝
    她当时也信誓旦旦的发誓要消失在先生的生活中,以此来让自己尊敬和爱戴的人保全名声,可她始终无法摆脱情感上的矛盾
    事实就是,她爱先生比先生爱她还要更多,尽管没有人会拆穿这一点
    她将冷盘中的酸木瓜连同薄荷叶一起送进了口中,却被那奇怪的口感辣了个倒仰
    她皱着眉头嘴里含着东西不知道要不要吐出来
    先生拿过餐巾递上去,示意她吐在他手上,展眉纠结了半天,看看先生手中的餐巾,还是一口将那东西咽了进去,即使那一下把她恶心的不轻,几乎都要呕吐
    先生的眼睛暗了暗,他替她擦了擦嘴角,而后将餐巾随意的扔在了地上
    展眉看着他的表情,在他面上读不出什么情绪
    只好找补了一下
    “天呐…我到底为什么要点这道菜…”一边说一边看人脸色
    先生听她这么说,不在意的笑笑
    “不喜欢吃就放在旁边吧”他按铃要服务生进来
    双手交叉放在自己大腿上,扬了扬下巴,示意服务员把展眉的冷餐盘收走,而后又要来了菜单
    递给了展眉
    “再选一道”这不是商量的语气,而是直白的命令
    展眉有些不自在,她看着服务生轻手轻脚的收走自己的食物,哪里还能不知道先生此时的心情恐怕不会很好
    可她委屈的想,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来着,一边翻动着菜单
    这家餐厅其实是她选的,一家融合了傣味和西式风格的餐厅
    “我想再点一道肉,可是我怕我吃不掉…”她抬起眼皮试探性的搭话
    先生不动食物,就这么看着她,就在展眉以为自己不会得到任何回应时,他笑着开口了
    “不是饿了吗眉眉?还是你在骗爸爸?”话语中的危险让展眉的心都颤了一下
    “没…没有…那麻烦再要一份香茅草烤小羊排…谢谢”她有些不愉快的皱眉头,服务生点点头而后将菜单接过就走出了包间
    她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划拉着自己饮料,眼睛却盯着先生酒杯里的气泡,一下一下的随着泡沫破开声音而烦躁着
    “坐过来”先生朝她招招手,示意她坐到他身边去,可包间只有他们两个人,服务员早就把多余的餐椅收走了,这时候坐过去,那就只能坐到先生的位子上了
    她不管再怎么闹脾气,还是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顶撞他
    只好像小媳妇似的,站起身挪着步子走到他身边,看着先生整洁到龟毛的西裤边缝,眼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砸到男人的手背上
    “哦不哭…”先生拉着她的手将她抱在怀里
    “怎么老在吃饭的时候哭鼻子啊?”他拍了拍她的背,似乎在取笑她
    “因为你老在我吃饭的时候让我伤心…”她啜泣着抱怨
    “怎么又生气…你一生气我就害怕呀,你知道的嘛…”她的情绪在他身边时总是大起大落着,此时连敬语都不说了只是躲在他的怀里哭颤着
    “爸爸没有生气…”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的泪水擦干“小脑袋还挺会胡思乱想的”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不用强迫自己做任何事”他有些严肃的说
    看着展眉那如临大敌的表情,才又轻松的笑笑
    “包括自己咽自己不喜欢的食物,和点自己不喜欢吃的菜”
    展眉懵懂的眨着大眼睛
    “可是我不想让您觉得我不听话…”
    她瘪着嘴,心里还是不好受
    她抬手揽着男人的脖子,眼睛里的水光还没褪去,咬着嘴唇泫然欲泣
    “以后您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别再生气了,好吗?”
    她讨好的认错,即使她什么错都没犯
    先生被她这副鸡同鸭讲的胡闹给弄的哭笑不得,展眉不见得是不理解他在说什么,而是不能接受平等的关系,甚至是爱人的身份出现
    她更需要一个管教者,时时刻刻的约束,没有边界的权力渗透进她的每一分秒的生活
    所以当先生发火的时候她没有慌张,只是委屈,但是当她听到先生发火是因为她不懂得对不喜欢的事情说“不”的时候,她开始慌乱了
    先生心下了然了,他看着展眉刻意讨好的甜美的笑容,不知怎么的,他不太反感展眉自作主张的给两人的关系下定义
    其实他作为一个广义上的“恋爱对象”绝对不是一个好选择,他的身份就决定了成为他的爱人是需要承担他身份所带来的压力和责任的
    但展眉不想,也没能力承担这一切,所以她更愿意叫他“爸爸”,成为他的女儿,代表她不需要履行任何责任就可以得到关心和爱还有梦寐以求的安全感,不管是通过情事也好还是通过生活中男人对她的掌控也好
    原谅她作为少女的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