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大风呼啸,倒真是天阴了。
    她手掌按着墙,墙纸冰冷。她想,这人的审美真的是一般,这么好的地段,这么漂亮的别墅,里边装修得跟他妈被炮轰过一样,连墙都是毛胚。
    她一向欣赏不来什么性冷淡风格,找男人都找戴耳钉骑哈雷的,十个有九个渣,还有一个是形婚gay。李凭从来不在她的择偶雷达范围内,因为他太干净了。
    眉眼干净,穿搭干净,做事风格干净,连感情态度都那么干净。他的存在就是对她的否定,证明有人就是可以这么简单干脆高高在上地活着,不用费力在泥地里阴暗爬行,也可以轻而易举得到想要的。
    电光火石间她意识到,一直以来她嫉妒他。顺风顺水的人生,理所应当的冷漠。
    但今天他不一样,那光滑的大理石切面裂了缝,漏出地下层层迭迭的魔障与污秽。原来玻璃餐刀美虽美,却也是脆的。
    她突然很想捏碎他。
    “好啊。”她腰肢塌下去,向后挑衅似地一撞,声音柔得就像蚂蚁在丝线上爬,尾音发颤。“你试试。”
    他呼吸蓦地加重,手臂加了力道,把她整个人背对着压在墙上。白T恤脱起来方便,但他只是从她衣服下摆伸进去,揉捏她胸部的软肉。
    他手掌常年握剑,薄茧磨着她,毫不留情。白皙的软肉从手掌中漏出来,寂静中呼吸剧烈。她动了动,臀部就挨了一巴掌。
    响亮一声。
    两人都愣了。她脸猝不及防烧起来,喘息加快。还没人和她玩过这个,但是他?
    瞧着是个正经人,不太像啊。
    “你,你干嘛?”
    她没发现自己气若游丝,声音低得和没声差不多。李凭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单手撑着墙,把她双手交迭握在墙上,另一只手解开了皮带。
    冰凉带扣滑过她腰际,秦陌桑被冻得颤了一下,被他再次按住后腰。
    T恤顺着腰线溜上去,腰窝隐约可见。他食指在那里逡巡,却迟迟没有动作。像抚弄一张古琴。
    太过分了。他上辈子当过忍者吗这么能忍?她想骂脏话,却骂不出。李凭就是在玩弄她,这种感觉很微妙,却不讨厌。
    因为对方玩弄她所付出的代价比她剧烈千百倍。
    很快他就忍不住用弹出来的东西去顶她。但她身上的衣服还完好,隔着布料的磨蹭更要命。连她自己都湿得显而易见,更不用说饱受煎熬的李凭。
    他压着她的腰,单手握着自己的东西,喘息声一阵一阵地喷在她耳畔,热气蒸腾。待她终于明白他在干什么时,脑内轰鸣阵阵,感觉受到了羞辱。
    他竟在她背后自己撸。
    是在报复她上次用小玩具吗?也气量太小了!
    秦陌桑气得眼角溢出泪。但李凭将她死死压制在墙边,没法挣脱。他身上烫得如同发烧,两人肢体触碰的每一处都烈火燎原。就这样,他也不愿碰一碰她。
    撸动的声音愈来愈快,他忍不住挺腰撞她。来回之间她咬牙撑着,但还是从唇齿间逸出几声呜咽。身子已经站不直,但手腕还被牢牢抓着。
    最后他狠撞了一下,带着滚烫体温的东西滴滴答答,顺着她腰窝滴落下去。她力竭,浑身骨骼被抽离似地滑跪在地,被他在半空中捞住,拦腰抱起。
    窗外风声渐渐大了。像所有她不愿去回想的雨夜,五通敲门,说要来接她,然后把她最爱的人变成了鬼。
    秦陌桑把头深深埋在尚且温暖的怀中,手揪紧他衬衫,像抱着救生圈。
    “别走。”她呢喃,李凭的脚步僵在原地。
    她说什么?
    停止跳动的心又复苏,开始急速将血液泵到全身。灭顶的危险预感,像命运终于把最后一扇门打开,等待的却不是厄运而是礼物。
    而他惧怕礼物。
    “别留我一个。”黑暗中怀里的人全身发抖,李凭发现她惧怕的却根本不是自己。
    而是窗外的风雨声。
    真要命。
    他咬牙切齿,转身拐了方向。原本要把她丢在门外自生自灭,但就在方才的一瞬,他改主意了。
    他想要她,想得全身血液快要逆流。
    风雨如晦。秦陌桑对即将发生的事毫无察觉,只觉得那一方胸膛温暖。落地玻璃幕墙用浅色纱帘隔光,全密闭的客厅并未设计开窗,而是通过中央空调交换空气。
    诺大的主厅只有张白色床垫,铺着同色被子,干净得——就像墓室。
    他把她扔在床垫上,秦陌桑直起身自己脱了上衣。黑色胸衣包裹着饱满胸型,骄傲挺着。她一直是前凸后翘那款,手臂因常年锻炼还略有肌肉。上个网红公司就是找这个理由开掉了她——不够白瘦幼不能激发榜一大哥保护欲。
    她又要继续自己脱下去,被李凭握住手腕。但她像报复似地挣脱,伸手去解他的衬衫扣子。质量上乘的玳瑁纽扣情急之中绷掉几颗,他索性从上到下扯开,扣子蹦了一地,肌肉分明的胸膛赫然显露,阴影中,他冷淡眉眼里闪着她没见过的亮光。
    他将她压下去,压进床垫深处。手伸进去,把她从衣服里剥出来。一层一层,慢条斯理。眼神是刮骨钢刀,而她像条案板上的鱼。
    喘得也像离岸的鱼。
    “做不做。”她踹他,被抓住脚腕,抬起一条腿放在肩上,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磨。
    她逸出长长的呻吟。面前的男人半束的发丝垂下,不带感情的手指正在探寻她早已汩汩出水的地方。
    经历过上次,他已对她逐渐熟悉,几下撩拨之后她就轻颤,而磨了几下他的端头已经滑进去半个,甬道舒张,迫不及待地邀请他。
    他眼神顿时沉下去,扶着她的腰,径直深入。
    交合处清脆一声。她捂了眼,又被拿开。面前的场景太过淫靡,不是因为他紧绷的小腹与那根虬结粗长不断深入的东西,而是因眼前人身体蓬勃的欲望与冷清眼神的割裂——她被不带感情地艹着,身体却可耻地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愉悦。
    和他做,毫无心理负担。
    他不会爱她,因此也永远不会伤她的心。但带来的生理享受却是最好的那一种,到哪去找这么合适的床伴?
    她被顶得晃动不止,这姿势可以入得更深,而且他腰肢劲健有力,出入时带着内壁不断翕张,刺激感强到她想尖叫。注意到她逐渐迷离的眼神,他顿住,然后低头加快了频率。
    泄愤似的毫无章法,她被操到床边又拉回来。单薄后脊完全裸露给他,空旷室内只回响着一种声音。
    两人都是做的时候话少的类型。尤其是李凭,可以说是惜字如金。
    但秦陌桑今天好像脑子搭错筋,爽到一定程度时她忘了眼前人的身份,伸手撒娇似地攀住他肩膀,鼻息相贴时,她仰头,吻住他泪痣,嘴里胡乱呢喃,用哄她前男友们的招数应付他。
    “宝贝你今天好棒啊。”
    这句话像咒语般灌进他脑子里,覆盖了此前那句遮天蔽日让他跌入万丈深渊的咒文。取而代之的,是浑身躁动不已,无法压制的欲望。
    想把她据为己有,想让她这句浑话再不对别人说的欲望。